社科观点

当前位置: 首页» 社科观点

总体国家安全观视角下的生物安全治理路径

发表时间:2020-06-30    作者:

作者: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黄日涵;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 徐磊祥

日前,生物安全已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范畴。如何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是当前做好生物安全的重中之重。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这是生物安全概念在国家安全领域的首次提出,党中央对生物安全的重视和相关措施的相继实施将进一步推动我国国家安全体系的发展和完善,确保我国能够及时有效地防范和抵御来自生物安全领域的威胁。

   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发展与完善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面对国家安全面临的新形势、新特点、新要求,创造性地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经过不断发展和完善,形成了“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的国家安全架构,始终致力于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此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是对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与时俱进。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这意味着我国的国家安全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随着国家安全需要的变化而内涵不断丰富,外延不断完善。在当今社会,生物安全威胁对总体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影响,生物安全与人民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等戚戚相关。当生物安全威胁成为目前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时,国家安全就要将生物安全纳入其中,并将其放在重要的位置。

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是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必然要求。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要坚持以民为本、以人为本,坚持国家安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当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因生物安全威胁而面临危险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正是体现了总体国家安全观把人民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宗旨。

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是“四个统筹”的具体体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要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众所周知,生物安全的威胁既来自于国家内部也来自于国家外部。因此,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有效治理生物安全,正是体现了“四个统筹”的核心内涵。

   构建国家生物安全防控体系的重要意义

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世界各国交流频繁,往来密集,无论自然爆发的还是人为造成的生物疫情,都可能演化为全球性的公共疫情事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正是客观认识生物安全特点的重要体现,在新时期做好生物防控体系研究工作至关重要。

生物安全涉及领域广,事关国家核心利益。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草案)》,将生物安全范围分为防控重大新发突发传染病和动植物疫情、保障实验室生物安全、保障我国生物资源和人类遗传资源的安全、防范生物恐怖袭击等八大类。这些领域既关系到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又关系到我国的生物资源安全;既关系到生物科技的发展,又关系到生物科技的保护;既关系到自然突发公共疫情的应对,也关系到人为造成的生物威胁的防范。无论是从个体的人民生命健康安全,还是全社会的公共卫生安全,这些都无不时时刻刻影响到全体中国人民、影响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

生物安全带来的威胁重大、影响深远。生物安全原则上属于非传统安全,它主要事关人民生命健康、社会正常秩序、经济稳定发展等。在特殊情况下生物安全可能从非传统安全转化为传统安全,当生物技术被恐怖分子、敌对势力用来开发生化武器时,这种转化就会发生。生物安全既关系到我国自身安全又关系到国际公共卫生安全。近些年来发生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中东呼吸综合症疫情、巴西塞卡病毒疫情等都突破了国家界线在全球蔓延。如果在这些国际性疫情发生期间生物安全措施处理不当,就有可能被极端分子、外部敌对势力通过生物安全管理过程中的漏洞获取关键疫情信息制造生物武器,给国家安全造成潜在而重大的威胁。

生物安全成为大国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在2017年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认为不断增加的生物威胁——无论是蓄意攻击、意外事故还是自然爆发都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影响。2018年发布了《国家生物防御战略》,美国认为管理生物风险事件是美国的核心重大利益,为此提出了强化生物防御风险意识、提高生物防御单位防风险能力等五个战略目标,并在美国人类和卫生服务部内建立了一个由总统领导的专门协调机构,负责《美国生物防御战略》的落实。英国也在2018年发布了《英国生物安全战略》,英国认为自然发生的、实验室意外或者蓄意攻击等生物威胁对英国国家利益构成挑战,提出通过构建认识、预防、监测和应对的四大支柱化解英国生物安全面临的风险。2019年,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关于该国在化学和生物安全领域的国家政策基础的法令,在此法令的指导下俄罗斯将采取包括法律、生物医学、卫生-流行病学、行政组织、军事、金融、通信和信息等多种措施确保该国的化学和生物安全。因此,从国际视角上看将生物安全视为国家核心利益是国家安全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构建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发展的大势所趋。

   我国生物安全治理体系构建路径思考

毋庸讳言,全球化时代下,非传统安全的威胁无处不在。居安思危是一个大国保持长久稳定必备的基本意识。中国已经是世界重要的经济体,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着日益关键的作用,与国际社会的交流也日趋频繁。伴随着中国开放大门的步伐,深入思考构建中国生物安全治理体系已迫在眉睫。

从战略层面,需要有一个指导生物安全防控体系建设的国家战略。国际上美国、英国等主要大国相继出台了指导自己国家生物安全构建的战略文件。我国可以参照美英等国的做法,立足我国生物安全所面临的实际情况,根据我国生物安全构建的需要制定出台一部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生物安全战略,以此指导我国生物安全治理体系的构建。

从法律层面,制定与生物安全相关的法律法规。从国家治理角度上,相关法律法规的颁布,有利于国家治理有法可依。要结合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发现的问题,总结应对疫情中取得的经验,加快完善生物安全法草案,争取早日颁布生物安全法,同时推进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使生物安全的构建有法可依。

从执行层面,建立专业的组织机构负责生物安全防控体系建设。生物安全的构建涉及医疗卫生、科技、应急、司法、国防、外交等诸多领域,相应的也会涉及到这些领域的相关部门。为了使国家生物安全战略得到有效落实,生物安全法律法规得到有效执行和维护,必须加强统筹协调,整合资源和力量,建立专门机构,打破“九龙治水”的局面,建立统一的协调小组,协调各责任部门依法依规严格落实主体责任。

从技术层面,要建立生物安全风险防控信息系统。加强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先进技术的开发和应用。根据生物安全构建需要,有倾向性地发展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积极动员国内优秀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出资出力,通过现有的数据以及科技基础,积极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建立一个具备事前评估预警、事中应急处理、事后归纳总结功能的生物安全系统。

从国际层面,要加强国际合作。生物威胁往往具备跨国跨地区的特点,单独一个国家难以应对突发的地区性、全球性的生物威胁事件。这就需要加强国际合作以共同应对相关的生物安全威胁。一是加强国际合作,共同研发应对生物安全威胁的科技产品;二是加强国际合作,保持信息畅通;三是加强国际合作,采取共同措施应对突发重大生物威胁事件。

“舟轻不觉动,缆急始知牵。”凡事要在细微之处发现问题,才能防患于未然。加快生物安全治理体系的构建,是时代发展的要求,也是历史发展的选择,唯有时刻保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意识,才能屹立于时代的潮头。

[ 责编:李澍 ]

--转载自光明网-理论频道-光明独家